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一生与“山”有缘,哪怕粉身碎骨

作者:admin 来源:http://bfcabank.com/ 日期:2017-11-1 15:56:58 人气:52
一生与“山”有缘,哪怕粉身碎骨   □晨报记者 孙俊毅

    在人类征服珠穆朗玛峰的历史上,中国登山队运动员潘多是一个令全世界女性骄傲的名字。今年5月29日,是人类登顶珠峰60周年的纪念日,而5月27日则是潘多登顶珠峰38周年的纪念日。38年前,潘多成为人类登山历史上第一个从北坡成功登上珠峰的女性。

    潘多如今已经75岁。19岁时入选西藏登山队,20岁进入中国登山队,短短的两年内就两度打破女子登山高度的世界纪录;37岁时接受挑战,历经艰险,成功登顶珠峰,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从险要的北坡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的女性。退休后,潘多和老伴喜欢游览国内名山:五台山,九华山,普陀山,峨眉山,泰山,华山,武夷山等,都曾留下过他们的足迹;此外,潘多还担任了上海宝山同洲模范学校的名誉校长,虽然宝山没有山,但名字中同样有个“山”字,潘多开玩笑说,看来她这一辈子和“山”有缘。

22岁就两破世界纪录

    潘多是世界上第一个从北坡登上珠峰的女性,所以她被历史所铭记,但实际上在她登顶珠峰的15年前,就已经两次打破过女子登山的世界纪录。

    1958年,潘多被选入西藏登山队,成为第一代藏族登山运动员,次年进入中国登山队时才20岁。1959年7月7日,潘多和其余32名中国登山队员登上了海拔7546米的慕土塔格山,创造了女子登山高度世界纪录。

    1961年,中国登山队的目标是登上比慕土塔格山还高出49米的公格尔九别峰,包括潘多和另外几名女运动员。“虽然我曾经登上过慕土塔格山,但公格尔九别峰地形更复杂、攀登更困难,危险也就更大。”潘多回忆说。

    在攀登过程中,陆续有几名女运动员高原反应剧烈,头痛、四肢麻木,无法继续坚持。中国队最终决定只让潘多和另一名藏族姑娘西绕向顶峰冲刺。1961年6月17日晚上10点半,她们终于登上顶峰,再次创造女子登山高度世界纪录,那时候潘多才22岁。

    潘多和西绕在顶峰停留了20分钟,但当她们下山时遇到恶劣天气,只好在一个避风的雪坡上挖了一个洞过夜,潘多的脚趾在那一夜被严重冻伤,后来截掉了五个脚趾。

    6月18日早上,潘多和西绕离开雪洞,两小时后抵达海拔7300米的突击营,但由于突然乌云密布,暴雷不断,她们又只得在营地停留。19日,西绕和另外三名男队员下撤,不幸遭遇雪崩,全部遇难。潘多所在的小组20日开始下撤,但一路仍十分凶险,一名男队友到达7000米高度时掉进了冰雪裂缝,不幸牺牲。到达6900米时雪崩再次发生,生死一线之隔,“冰雪带着我向下翻滚,我已神志不清,幸好有个缓坡挡住了我和队友,没有再往下滑,否则早就没命了。”潘多回忆道,“经受了生死考验,终于回到了大本营。但因为西绕的牺牲,我的情绪十分低落,甚至一度放弃了登山的念头。”

37岁实现征服珠峰梦想

    然而征服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一直是潘多的梦想。1974年,中国登山队全力冲击珠峰,力争派女队员也要登上顶峰,潘多是中国登山运动中断10年后唯一留下的女运动员,她被任命为队长,丈夫邓嘉善则担任队中的副政委。这个任务对这对登山夫妇而言,梦寐以求,但他们唯一的担心是,当时年近37岁的潘多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,而且小女儿邓卓君才出生3个月,尚未断奶。

    夫妻俩只能将孩子托付给亲戚抚养。生下小女儿时,潘多的体重达到了160斤,最迫切的任务是必须把体重减下来。“我想这是我登珠峰最后的机会了,所以下定决心要把体能这一关先过掉。”潘多说,“经过几个月的艰苦训练,体重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考虑到潘多的体质,中国登山队一开始将她安排入物资运输队伍。第一次冲击珠峰的队伍中没有潘多,但第一次冲击却以失败告终,还牺牲了一名队友,登山队主力队伍的人员受到削弱。在这种情况下,潘多入选了第二突击队。

    1975年5月17日,第二突击队正式出征。在艰难的攀登过程中,潘多和担任副政委的丈夫邓嘉善只见过一面。那是在海拔7500米处,登珠峰到了最后突击的阶段。邓嘉善在7600米的高山营地没日没夜地指挥了五天,为突击队设计完上峰路线换班下山,而潘多则奉命带队从下面上来参加最后突击,夫妻在半山腰打了个照面。潘多看到久别的老邓,在远处就冲他热情地挥手,呼喊着他的名字,而老邓也想喊,但“潘多”两字到了喉咙边却怎么也出不来,连日在气候条件恶劣的环境下指挥工作已经让他的嗓子彻底哑了。

    于是,老邓将登山冰镐举起,用力指了指珠峰峰顶,潘多顿时明白了丈夫的意思。“他示意我一定要取得最后的胜利,”潘多说,“而我顺着他指的方向,看见的却是他在上面山路上为我细心铺设好的一面面小红旗路标,当时心里一热,冲他点了点头,我们便擦肩而过。”虽然这是温馨的一幕,但谁能保证这不是一次生离死别,后面的危险不可预测。

留下珠峰首份遥测心电图

    越接近顶峰,困难越大。5月27日早上8点,潘多和8名男队员登上海拔8700米处的“第二台阶”,也是最后一道难关。这里相对高度约20米,平均坡度六七十度,顶部5米近于垂直。他们互相保护,沿着金属梯攀登。这时,有个帐篷杆被岩石卡住了,潘多伸手去拉,但用力过猛,她的身体瞬间向后仰去。“幸亏我反应还算快,抬腿一蹬,脚上绑的冰爪使劲插在岩石缝里,这才稳住身体。往下看,那是一个几乎垂直的峭壁,掉下去粉身碎骨。”潘多回忆说。

    北京时间27日下午2点半,潘多和队友们终于登上珠峰,她创造了历史,成为人类登山史上第一个从险要的北坡登顶珠峰的女性。“我登顶后才发现,顶峰只有一米多宽,长10多米,像一条鱼背脊。实现梦想,我激动得热泪盈眶!”

    在顶峰,潘多和队友们开始科考任务,打冰锥,拉绳索,采集岩石标本和冰雪样品,准确测量珠峰高度和覆雪深度,整整停留了70分钟,没有吸一口人造氧气。

    作为唯一的女性,潘多还肩负着一个特殊的任务:在珠峰零下三四十度的极寒气温下,躺在冰面上做心电图的测试。“一开始冻得全身发抖,后来大本营让我放松,我躺了6、7分钟,终于成功了。当时我在没用氧气的情况下心率为86次/分钟,表明我的心肺功能很好。”这成为世界上最高海拔的一份心电图,也是人类第一份位于珠峰之巅的遥测心电图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bfcabank.com/kl/a/20179139708530.html

或许你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
Copyright by k8.com凯发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. |